花開半夏

爱胖球!爱继科!

镇魂/楚郭 日记(一发完)

不是剧里的形象、不是剧里的形象、不是剧里的形象

根据小说里写的,自己码了一篇粮

我实在是接受不了剧里的楚哥和小郭,但是我又很喜欢他俩只能自给自足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如果你能接受,也不要因为我说了我不能接受而来喷我

自己的第一次献给楚郭,第一次写文不好请见谅

 

 

 

郭长城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没进特别调查处之前的日记内容大多是‘今天去敬老院帮忙做义工’、‘今天给希望小学筹集了多少本书’之类的。进了特别调查处之后的日记内容就变成了‘办公室的祝红姐竟然是蟒蛇’或者‘办公室的黑猫竟然会说话’等等,但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现在郭长城一脸认真的在日记上写下:

××××年××月××日        天气:晴        心情:好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我和楚哥在一起了!

 

 

这要从前一天说起。话说楚恕之主动要求陪郭长城相亲后来又把人拽走,塞进车里让他先送自己回家的时候郭长城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座在驾驶位上脑子浑浑噩噩的想着刚才楚恕之那句有点暧昧的“敢背着我相亲,长行市了”是什么意思?他想问问楚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楚恕之在发表完那姑娘真是愚蠢的人类的见解后就大爷一般的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了。郭长城看了一眼见楚哥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后,就把话咽回去了。毕竟他还是有点怕楚哥。

 

 

没一会儿,车就停在了楚恕之家的胡同口。

郭长城拍拍了楚恕之的肩膀“到了,楚哥”

楚恕之睁开眼没下车,看了看郭长城,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会做饭吗”

郭长城愣愣的说“会、会一点简单的”

楚恕之点点头“行,刚陪你相亲也没吃什么,我看你对着那姑娘都僵成一根棍了,也没吃多少吧。去前面菜市场买点菜回去做吧”

 

 

等郭长城反应过来得时候已经站在菜市场门口了

“楚哥,你想吃什么啊”

“都行”

郭长城就买了点自己会做的,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一脸真诚的问楚恕之“楚哥,你还想吃宫保鸡丁吗?”

楚恕之楞了一下想起刚才自己在饭店里点了三分熟带血丝的宫保鸡丁。楚恕之感觉有点好笑,看了眼面前十分认真等着他回答的郭长城,感觉好像找到了那姑娘说的郭长城可爱的一面。于是楚恕之难得的笑了笑“不吃了,走吧”。

 

 

尸王平时冷漠阴郁,有些苍白的脸常年板着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一副生人勿进不愿意搭理人地模样,所以郭长城总是有些怕他。其实楚恕之长的还可以,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狭长的眼睛,睫毛不长但很浓密,有很宽的双眼皮这让他的眼窝看上去很深邃,但就是太瘦了有点瘦的脱相了。郭长城看着此时笑起来的楚恕之竟然生出一种楚哥很温柔的想法。随即郭长城摇了摇脑袋自己瞎想什么呢,快步跟着楚恕之走了。

 

 

楚恕之家不大五六十平左右,一室一厅,家里很简洁多余的东西一样没有。

楚恕之往厨房的方向指了指“都是买房子的时候留下来的,我没用过,但东西应该很全”。楚恕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其实可以出去吃或者不吃,完全没必要让郭长城来家里做饭啊。郭长城从进屋开始就到处打量,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不应该,但他就是好奇‘原来这就是楚哥的家’‘楚哥每天就生活在这啊’。当他看到卧室里放着张床的时候,莫名的松了口气,原来楚哥不睡棺材啊!

 

 

厨房长时间没用有点积灰,郭长城简单收拾了一下。家里没有围裙,郭长城就挽起袖子开始洗菜切菜做饭。楚恕之在客厅沙发默默看着郭长城忙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间太长了有些寂寞,楚恕之竟然觉得有个人这样屋里屋外的忙也挺好。

 

 

郭长城做的很简单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和米饭

郭长城朝沙发上的楚恕之说“楚哥,吃饭了”,说完忽然就想起了二舅妈喊二舅吃饭的场景。楚恕之尝了一口味道还可以,他有点恍惚多少年没这样在家里有人陪着吃一顿饭了。楚恕之知道自己的性格怪癖,除了特别调查处的同事他身边就没有熟人了,外人见他多多有些怕不愿意和他走近,同样他也不屑于和他们交朋友。他也能看出来郭长城也有些怕他,但这小孩还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还会在他和赵云澜争执的时候斩钉截铁的“楚哥是好人”,他怎么想的呢。

这么想着楚恕之就问出来了“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好人?”

郭长城正低头吃饭呢,听见楚哥问这句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啊?啊……啊,不为什么呀,楚哥就是好人啊”

“那你觉得我哪好?”楚恕之本来想逗逗他的,话出口才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郭长城红着脸磕磕巴巴说“楚、楚哥教了我很多东西”

楚恕之歪头想了想自己都教过他什么,然后说“赵处也教过你”

“不、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他也不知道就是感觉,然后又怕楚恕之再问哪不一样,又加了一句“反正不一样”

楚恕之看了郭长城一眼没说什么开始低头吃饭,他不说话郭长城自然也没话说。

安安静静的吃完饭,楚恕之甩手大爷般摊在沙发上,自然是郭长城收拾碗筷了。等收拾完毕,郭长城刚想说‘楚哥,那我就回去了’的时候,轰隆一声雷响把郭长城吓了一跳,眼看着瓢泼大雨唰地就下来了。楚恕之把电视打开把遥控器赛到郭长城手里“坐,看会电视吧”

郭长城看了眼外面讪讪的坐下来了,心想这是阵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就停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到了晚上九点,虽然雨不像一开始那么大了,但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楚恕之看看外面又看看郭长城幽幽的说“我这就一张床,要不你跟我挤挤,今晚在这住?”

郭长城连连摆手惶恐的说“不、不用了,我睡沙发就行”。说完郭长城想扇自己一嘴巴,什么就睡沙发啊,不是应该打车回去吗。

楚恕之没和他争,翻出条毯子给他,自己回屋睡觉了。

 

 

 

半夜,也不知是不是沙发不舒服郭长城死活睡不着,他现在竟然睡在楚哥家,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有点烫,总感觉今天和楚哥的关系近了很多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楚恕之和郭长城是一块来上班的,一进办公室就听见林静在那嚷嚷“楚哥和小郭搞大象,大学路九号是个基佬窝”。郭长城腾地脸就红了,飞快的放下包说了一句我去食堂吃饭就逃似的出去了,楚恕之给了林静一个等会再收拾你的眼神后也走了。快走两步赶上郭长城之后俩人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楚恕之说“郭长城,我觉得林静说的挺对的”

“啊?”郭长城呆呆的看着楚恕之,他现在有点懵,什么挺对的,是说他和楚哥搞对象挺对还是大学路九号是个基佬窝挺对。

楚恕之又说“我觉得林静说的挺对的,你觉得呢?”

郭长城红着脸嘟囔着“额……我觉得,觉得……”

楚恕之看着他笑了笑说“和我在一起你愿不愿意?”

郭长城感觉耳边好像打了个雷把他震晕了,楚哥刚才说什么,在一起愿不愿意?在一起?是我想的在一起的意思吗?郭长城半天没反应,楚恕之也不催他。过了好一会郭长城总算灵魂归位了,低下头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说“愿、愿意”。但楚恕之偏偏听的很清楚。随即楚恕之用他那有些枯瘦的冰凉的手牵起郭长城的手“走吧,去吃饭”。

早上八九点钟的阳光正好,映的郭长城耳朵尖都有些泛红。

 

 

想到这郭长城抿嘴笑了,在日记本上画了个笑脸,想了想又在笑脸旁边画了个没什么表情的笑脸。这才心满意足的合上日记本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被闹铃叫醒的郭长城顶着头上的两撮呆毛去洗漱,刷牙的时候想昨天晚上好像梦见楚哥了。


这是颗隐藏的糖......吧

看完镇魂在全世界都萌沈赵的时候我偏偏无法自拔的入了楚郭的坑!这简直冷到北极了好么,只能自己默默找糖渣吃......

 

咱们可爱的小郭同志在整篇文里一共脸红过三次(也可能是我漏看了) 

分别是:

1、祝红拿胳膊肘捅了捅郭长城:“哎,小郭,有对象吗?”

郭长城红着脸摇摇头。

 

 

 

2、第二天郭长城上班一进门,祝红的饭卡就飞向了他的面门:“小郭,姐今天想吃牛肉饼,要炸得脆脆的那种,再给我买一盒酸奶!”

郭长城二话不说,答应一声,把包放下就要往食堂走,在办公室门口正好碰见了咬着半块煎饼的楚恕之,郭长城立刻稍息立正站好:“楚哥早。”

楚哥爱答不理地挑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嗯。”

然后他走了两步,又倒回来,伸手抓住郭长城的衣领,把正要往外走的小孩给拽了回来:“等等,你这是碰见什么脏东西了?”

郭长城傻乎乎地看着他。

楚恕之还带着煎饼味的手在他两肩上抓了一把,然后把他翻了个个儿,又在他后心心口、两侧腰部各拍打了一下,这才取出餐巾纸擦了擦手,一推郭长城:“沾了一身的晦气,行了,干净了,你去吧。”

郭长城面红耳赤地迈着小碎步跑了,楚恕之“嘎吱”一口,把煎饼里夹的脆油饼咬得直掉渣:“这小孩修什么呢,我看他功德厚得冒油。”

 

 

 

3、楚恕之皮笑肉不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落到郭长城身上,用一种十分暧昧不明的口气说:“背着我相亲?你可真长行市了!”

    郭长城:“……”

什、什么情况?

 姑娘睁大了眼睛,完全被尸王的气场和狗血的情节震慑住了,楚恕之直接从郭长城兜里掏出了几张人民币,压在了杯子底下,而后不由分说地把人夹在胳肢窝下面拎走了。

 郭长城当场死机,一直到楚恕之把他塞进车里,大爷一样地伸长腿抽了抽懒筋,指使说:“开车,先送我一趟。”

 郭长城万分纠结地看了他一眼。

 楚恕之:“看什么看,我也是为她好,挖昆仑君的墙脚,亏她想得出来,真是……”

他顿了顿,一句话福至心灵,脱口而出:“愚蠢的人类。”

 ……愚蠢的人类郭长城什么也没说,红着脸默默地发动了车子。

 

谈起对象脸红,和楚哥一起脸红

所以!

真相只有一个!!

楚哥=对象!!!

 

哈哈哈,我瞎想的

 

之前lft上有人总结过楚郭的片段,但是我自己为了方便重温捡糖渣又整理了一下

镇魂原文楚郭合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葡萄真是太可爱了!!文写的超好!!哎呀呀~~好喜欢呀,肿么办!!

我想问一问朋友们,这图是哪个电视剧第几集啊!!尧尧美哭了好吗!!我要翻出来舔屏啊!!